相关文章

湖北查处3家“公司”承办特大赌场 现场配金属探测仪无线pos机

  法制网记者 胡新桥 刘志月 法制网通讯员 龚 轩

  赌博公司负负责责资金筹集、赌徒邀约、人员接送及赌场“安全”等事项;“皇帝”公司负责在赌场内具体组织赌局,摇骰子让赌徒猜单双;“放码”公司负责向皇帝公司和赌徒提供赌资,以2%的“抽头”作为利息。为增加可信度,赌博现场还配备金属探测仪验证骰子;配无线pos机,进行赌资支付和转移。

  湖北省公安厅今日通报了2014年3月由该厅指定孝感市公安局异地管辖的一起特大开设赌场案。

  “该案件,无论嫌疑人的作案手法还是警方的侦办都极具代表性。”湖北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透露,该案已被公安部收录进《2014年公安机关打击黄赌犯罪典型案例》。

  指定孝感警方核查武汉流动赌场

  2014年2月,湖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得到线索:“武汉市沌口经济开发区有一流动赌场,规模较大……”

  经与武汉警方会商研判,湖北警方判断该线索可信度较高。

  湖北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指出,近年来,随着公安机关对赌博违法犯罪活动持续加压,赌博违法犯罪呈现出由公开转入“地下”、由定点变为流动、由城市流入农村、由“杀生”转为“拉熟”等特点,“冲场子难,抓组织者更难”。

  经摸排,武汉沌口这家赌场规模大、组织严,专业化程度高,不排除有“钉子”对警方进行盯梢;一旦本地有大规模警力集结,很可能会打草惊蛇,前功尽弃。

  “一定要彻底捣毁窝点、摧毁团伙、斩断链条,严惩组织者、经营者、骨干分子。”研究再三,湖北省公安厅决定指定管辖,异地调警。

  3月4日,孝感市公安局收到湖北省公安厅关于该案的指定管辖意见书。随后,由孝感市副市长、公安局长郑香元亲自挂帅的“3 04”专案组悄然成立。

  经2个多月秘密侦查,孝感警方基本掌握了该团伙的组织结构和主要涉案人员情况,关键证据的落点可控,收网时机成熟。

   抓获120余人赌资流水达5.1亿

  5月23日,由湖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直接协调调度,孝感警方出动200余名民警直奔武汉,在武汉警方的大力配合下,分成现场查处、外围骨干抓捕、涉案账户冻结、赌博车辆扣押4个小组,多管齐下,直捣黄龙。

  现场查处,是警方铲赌行动的关键。专案组民警透露,5月23日的赌点,设在位于武汉沌口汉洪高速入口附近的一个河堤旁,是一个面积约300平米,隐藏在一处低洼地的简易活动板房。该地四面开阔,杂草丛生,一面临水,只有一个供车辆出入的通道。警方指挥,100多民警由3个方向同时向板房发起冲击。

  “不到100米时,只听轰的一声,板房中一下冲出几十人,朝不同方向撒腿飞奔。”本案查抄组组长金正亮回忆,一名赌徒跳进一个池塘,把身上的近万元现金丢上岸,大叫“你们不走,我就不上来”;几名女赌徒高跟鞋陷进泥里,头也不回光着脚跑。

  民警将这些参赌人员一一控制。半小时后,包括赌场老板孙某、二号人物刘某在内的120余名涉赌人员悉数落网,民警现场缴获赌资80多万元,收缴管制刀具12把及冰毒若干。

  作案账户,是赌博团伙“经营”的命脉。5月22日晚,20余民警连夜赶赴武汉、洪湖、汉川等地,摸清了需冻结账户的开户行位置;23日,查处组一动手,13个账户、500余万涉案资金被同步冻结。

  账本流水,是设赌案件定性的关键。5月23日,民警在武汉市江汉、江岸、汉阳区同步动手,抓获多名团伙骨干,收缴涉案资金140余万元。

  在一名骨干成员的租住地,警方找到5个大保险柜。“这5个保险柜十分关键。”孝感治安支队支队长涂磊说,这些保险柜中锁着赌博团伙自2009年以来的全部账目,垒起来有足一间房高。

  警方聘请了的专业审计公司,对这些账目进行了数月的清算,结果显示资金流水高达5.1亿元。

  至2014年8月,该赌博团伙各“关键岗位”12名骨干也相继被警方抓获归案。

   3家“公司”分工合作自称“行业标杆”

  骨干成员相继落网和关键证据的锁定,使得赌博团伙的作案流程进一步明晰。

  警方查明,该团伙由赌博公司、皇帝公司、放码公司三个“公司”组成,他们既相互独立又配合紧密。以孙某为首的是赌博公司,负责资金筹集、赌徒邀约、人员接送、场地搭建及赌场“安全”等事项;皇帝公司负责在赌场内具体组织赌局,摇骰子让赌徒猜单双;放码公司负责向皇帝公司和赌徒提供赌资,以2%的“抽头”作为利息。

  赌博公司在湖北武汉、仙桃、洪湖等地设有负责邀约赌徒的“片长”。开赌前,“片长”组织赌徒到赌点附近集中停车,再由公司的“摆渡车”将赌客送至赌场。

  警方透露,根据赌场盈利情况,“片长”每天的工资是2000至3000元;负责记账、转账、取款的“会计”,日工资1200元;给赌场放哨的“钉子”,日工资500元……对自驾赌徒,无论输赢,赌场每天每车都会支付200至300元“片子”钱。

   这些高额成本,来源于何处?

  警方透露,每天下午,3个不同的“皇帝公司”会组织3场赌局。每场赌局又分大、小场,大场起注高,小场起注低。每场赌局,会确定两个“熟人”点子,即皇帝第三碗、第四碗摇出的点数。摇出“熟人”时,押错一方的钱全归“皇帝”,押对的一方庄家只赔一半,另一半则全部作为抽头赢利的钱由赌博公司和皇帝公司按三七分成,赌博公司占七成,“皇帝公司”占三成。赌场每天最高赌资流水可达千万,所以,每天的“缸子钱”就达百万元。与高额的利润相比,赌博公司各岗位人员的“工资”、二三百元的“片子钱”也就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“他们运作很规范,骰子要用金属探测仪当场检测,确保没玩花样。赌场内配有无线POS机,大额赌资均通过银行转账,以逃避警方查处…”一名仙桃籍赌徒落网后,仍对这家赌场的“专业化”运作念念不忘。

  而赌博团伙一名落网骨干也一度自称是“行业标杆”。

  据了解,针对当前专业赌博团伙作案的新特点、新规律,湖北省公安厅多次召集会议,研究打击对策,确定了“深度经营、异地用警、异地办案、精确打击”的思路,决定“用刑侦手段打黄赌”,出铁拳、下猛药。

  “异地用警,可以极大地提升侦查行动的隐蔽性和打击的精确性。”湖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治安户政管理支队支队长江光成说,2014年以来,省公安厅先后9次启动异地用警机制,侦办重大黄、赌犯罪案件13起,依法刑事拘留76人、打掉黄赌犯罪团伙12个。

  目前,孝感警方已将该案移送检方审查起诉。(完)

  法制网武汉1月4日电

(来源:)